走近2019年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

化学家丁奎岭:从分子合成到人才“催化”

来源:人民网2019年07月20日10:34

人民网上海7月19日电 “想做的事情还太多,但时间好像不够多。所以,我特别期望青年一代能够担起责任,在科研路上走下去,为国家和社会创造价值。”摸着自己头上的白发,丁奎岭很是感慨。

15岁考上大学,29岁成为河南省最年轻的正教授,47岁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52岁从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任上转型,成为上海交通大学主管本科生教学的常务副校长。从分子合成到人才培养,丁奎岭觉得,这条路他虽是偶然走上来,却是必然走下去。

阴差阳错,97.5分的巧合

“我从事合成化学的研究,纯属偶然。”丁奎岭说,“无非是高考数理化里面化学最高,报化学专业最有优势,所以就去了化学系。”

60年代出生于河南商丘永城的丁奎岭,自小在农田里摸爬滚打,对未来的最大期许不过是能吃上商品粮。他清楚地记得,广播里天天播报“原子弹研制成功、人造地球卫星上天、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等让当时的国人引以为自豪的科技成果,那应当是他与合成化学第一次“相逢不相识”的会面。

在郑州大学化学系,丁奎岭第一次系统性地接触到了有机化学。整本《有机化学》教科书中充满各式各样的化学方程式,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其中唯一一个包含了中国人名字命名的“乌尔夫(Wolff)-凯惜纳(Kishner)-黄鸣龙反应”。而黄鸣龙先生正是中科院院士(学部委员)、上海有机化学所的研究员。

如果说化学领域让他心生向往,大学第一学期末的无机化学考试则像一座“里程碑”,给了他从事化学事业的信心。在这次全年级120多人参加的考试中,丁奎岭以97.5分位列第一。这个15岁的聪明少年从误打误撞到认定化学研究,从此在这条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

实验室里的丁奎岭

初心不改,热爱之下的坚持

也许丁奎岭当初选择化学系是懵懂、随机的,但从大学时代起,他对化学的热爱,却是确定无疑、与日俱增的。为此,他顶着家里人希望他能早点就业赚钱、缓解经济负担的压力,坚持继续求学,走上科研道路。

也是因为热爱,1998年,已是大学正教授的丁奎岭放弃已有的待遇条件,接受了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提供的副研究员职位,并自此开始集中于手性催化反应和绿色化学研究。此后,他带领的研究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手性催化剂的“自负载”概念,对手性催化、超分子化学和材料领域的发展具有积极影响;他发明的一类独特结构的手性催化剂为重要抗胆固醇药物依折麦布的高效合成提供了一个全新工艺,相关专利转让给企业进一步转移转化;他基于双金属协同催化理念发展的手性催化剂技术,帮助企业大幅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纯度、更加绿色和环保,目前已完成了千吨级技术的应用。此外,他还密切关注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这一全球关注的问题,利用多年来在手性催化氢化方面积累的研究基础,通过发展新型金属有机催化剂,在温和条件下实现了将二氧化碳转化为精细化学品,为二氧化碳的资源化利用提供了全新的解决方案。

历数履历,尽是辉煌。但丁奎岭坦言,每一个成果出来之前,都经历过不计其数的失败。手性催化研究一度热门、后来转冷,许多同行都改变了研究方向。作为坚持下来的一分子,丁奎岭觉得,尽管自己的成就不算多,也并不一定能成为留在教科书上的经典,但是尽全力做了之后,它能带来什么已不太重要。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怕只有一点点进展,你也会觉得很满足。那种感受是任何金钱、物质都不可比拟的。”丁奎岭笑道,“在我眼中,看着自己创造的分子就像情人眼里出西施一样,比如像中国结一样的SKP分子,我就觉得它特别美。”

丁奎岭教授发明的SKP手性配体分子结构

未来可期:“中国是青年科研工作者最好的舞台”

2018年,丁奎岭从上海有机所所长调任上海交通大学分管本科教育的常务副校长,对这位已过知天命之年的科技工作者来说,意味着从催化分子合成迈向催化青年一代人才培养。这既是一次光荣的使命,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一切都还得从头学起。”

在丁奎岭眼中,中国未来的发展不可能再依靠大量廉价劳动力优势,也不可能永无止境地过度开发资源,要成为世界强国,必须依托科技发展作为支撑。科技发展的核心在人才,人才培养是重中之重。在中科院上海有机所期间,丁奎岭即使再忙,也从未离开过面向硕士生开设的物理有机化学课堂的三尺讲台。加入上海交通大学不到一年,他已对学校本科生教育的情况做了多次调研,并提出了课程改革“挤水铸金”的目标——挤掉“课程体系中的水分”,铸造有价值的“金课”,让人才培养中少一点“花拳绣腿”,多一点“真功夫”。他很希望,大学里最具创新活力的优秀青年科学家能多为学生上课,“教学和科研并不是矛盾的,相反,二者可以相互促进。特别是为本科生上课,对于青年科学家进一步打牢知识基础、开阔创新视野具有重要意义!”

“现在是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最好的时期,现在的中国是做科学研究最好的地方,现在的中国更是对科技创新需求最为迫切的国家!”这是丁奎岭常常挂在嘴边的三句话。从科学研究转型到人才培养,对于丁奎岭来讲,又是一个新的起点。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变化,不变的是他对科学的热爱和对人才的钟爱,不变的是创新为民和教书育人的初心。丁奎岭希望,年轻一代的科技工作者能充分把握时代机遇,认识到中国是当下科技发展最具潜力之地,是青年科研人才大有可为的最好舞台。(姜泓冰 林珺瑶)

(责编:宋成强、张晖)

推荐